1. <div id="ucngs"></div>

    2. <em id="ucngs"><ol id="ucngs"></ol></em>

      <div id="ucngs"></div>

      鲁迅屡次遭遇形象改造:几度沉浮为哪般?

      2017-07-11 09:31:42来源:人民网
      字号:

      鲁迅(资料图)

      “1949年之后,鲁迅被写在了旗帜上。但是,他的思想遗产并不完全符合上?#20848;?0-70年代意识形态的要求。与这一时期文坛掌控者的历史恩怨也是他必然要面临的障碍。鲁迅之所以被接纳,主要是由于毛泽东对他的推崇。但是,领袖的推崇并不能解决这个矛盾。1949年之后,鲁迅必然要面对一个复杂而微妙的环境。”南开大学博士生?#38469;Αⅰ?#40065;迅大全集?#20998;?#32534;李新宇曾在文章《1949?#33322;?#20837;新时代的鲁迅》、《1955:胡风案中的鲁迅?#26041;?#34892;过?#25945;鄭?#20063;为鲁迅作品在1949年之后的种种境遇提供了一种历史视角。

      鲁迅作品在教材中的增增减减,实际上是一个意识形态变迁的过程。

      鲁迅形象改造工程

      2001年9月,周海婴的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一书由南海出版公?#22659;?#29256;。在这本书的最后,周海婴透?#35835;?957年毛泽东与罗稷南的对话,也就是如今众所周知的“毛罗对话?#20445;骸?#32599;稷南老先生抽个?#38556;叮?#21521;毛主席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疑问:要是今天鲁迅还活着,他可能会怎样?这是一个悬浮在半空中的大胆的假设题,具有潜在的威胁性。’其他文化界朋友若有同感,绝不敢如此冒昧,罗先生却直?#23454;?#35762;了出来。不料毛主席?#28304;?#21364;非常认真,沉思了片刻,回答说:以我的?#20848;疲?#40065;迅)要么是关在牢里还要写,要么他识大体不做声……”

      极力推崇鲁迅的毛泽东,却要把鲁迅关进牢里?在李新宇看来,“这件事并不奇怪,也无需惊讶?#20445;?#24403;时一些文化部门的人都知道鲁迅的思想?#24418;?#39064;,而且鲁迅作品当时就曾因思想?#24418;?#39064;而从教科书上被抽掉。”

      据宋云彬1950年7月4日日记记载:“第三册语?#30446;?#26412;付排,灿烂谓所选鲁迅之《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》乃鲁迅早期作品,思想?#24418;?#39064;,其言甚是,为另选一课。”这里的“灿烂”是中学教科书编审委?#34987;?#22996;员金灿烂,他与宋云彬都是当时教育部和编审局领导。经过两位的审查,初中二年级第一学期的语?#30446;?#26412;中删掉了“思想?#24418;?#39064;”的《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》。

      日本学者藤井省三对《故乡》阅读史的考察,?#37096;?#20197;找到这样的例子。长期占据课本主要地位、阅读者众多的《故乡?#32602;?#21364;在“文革”后期—在鲁迅文章被大量选入课本的情况下,消失于中小学的课本。

      藤井省三这样推测:这也许是因为,“文革”中阶级斗争理论被奉为至高无上的真理,没落地主阶级家庭出身的知识阶级的“我”与农民阶级出身的闰土,以及常常被归入小市民阶级的杨二嫂之间复杂的阶级关系,让《故乡》成为一篇解释稍有不慎就可能被视为反革命的危险课文。尤其是面对寂寞的“故乡?#20445;?#25105;”那种动摇于希望与绝望之间的心理,在“文革”时期是不被?#24066;?#30340;。

      “鲁迅死得太早,?#25381;?#26469;得及接受思想改造。不可能自己‘洗澡’,不可能表?#23601;?#25913;前非的决心,也不可能像一些作家那样对自己的作?#26041;?#34892;改头换面的修改。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对鲁迅的遗产进行选择,对鲁迅的形象进?#24615;?#36896;。”李新宇说,“常常是完全不顾事实,在鲁迅?#25104;?#38543;意涂抹。今天许多人对鲁迅反感,反感的正是那个被打扮出来供上神坛的形象。”

      90年代再度不合时宜

      改革开放之后,情况有些变化。上?#20848;?0年代,因为?#24247;?#21453;思,拨乱反正,带来了除旧布新的时代新风,所以有了“回到五四”、“回到鲁迅那里去”?#21738;?#21898;,王富?#30465;?#38065;理群就是那时开始重新研究鲁迅的。但是,这一时期很快结束了。进入90年代,继之而起的是另一种时代文化,“鲁迅再次变得不合时宜。”李新宇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。

      “我们所处的时代,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个稳定高于一切的时代,调侃的、娱乐的都有足够的发展空间;抚摸的、催眠的更受青睐。像鲁迅那样直面现实,拒绝瞒和骗,揭露问题,冷嘲热讽,又提不出建设性意见……早在90年代初,就有主流作家指出:鲁迅能引发地震。鲁迅好斗,爱骂人,当然不利于安定团结,所以不希望作家学鲁迅,也不希望娃娃们学鲁迅。”李新宇说。

      实际?#24076;?#32508;观教?#21738;?#23481;删改的趋势,减少的是鲁迅时代?#23567;?#25919;治性强的杂文,《论“?#35759;蚱美怠?#24212;?#27809;?#34892;》、《文学和出汗》、《丧家的?#26102;?#23478;的乏走狗》、《“友邦惊诧”论》等杂文从上?#20848;?0年代便已逐渐撤出,取而代之的是,鲁迅那些回忆童年、缅怀师友、人情味浓的散文成为教材的主要选择对象。

      在鲁迅之外的作家们身?#24076;?#20174;教?#32435;?#25913;?#21738;?#23481;同样能看出时代变迁的痕迹。虽然具体的情况未必与鲁迅遇到的一样,但不再符合时代要求的本质却保持了一致。如茅盾的文章在2003年之后退出初中语?#30446;?#26412;,郭沫若、老舍的文章在2010年之后也撤出,冰心写于1957年的短篇小说《小桔灯?#32602;?#20063;在2003年的语?#30446;?#26412;中消失。同样被?#22659;?#30340;,还有《白杨礼赞》、《为中华崛起而读书》、?#35835;?#32993;兰慷慨就义》、?#37117;?#32493;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》等;取而代之的是余秋雨、沈从文、席慕容等作家的作品。

      ?#26696;?#21629;拥有一些资源,无论人力资源还是精神资源,常常被带入革命之后的时代。那些资源在革命?#21738;?#20195;也许是有力的武器,但对于建立新的秩序,却常常有害而无益。由于革命伦理、现实需要和情感作用,人们对一些革命资源常常非常矛盾:一方面是珍惜,一方面是警惕。”在李新宇看来,“鲁迅留下的遗产,不幸属于这样的资源”。

      责编:陈亚楠

      • 路过

      新闻热图

      海外网评

      文娱看点

      国家频道精选

      新闻排行

      广西快乐双彩玩法

      1. <div id="ucngs"></div>

      2. <em id="ucngs"><ol id="ucngs"></ol></em>

        <div id="ucngs"></div>

        1. <div id="ucngs"></div>

        2. <em id="ucngs"><ol id="ucngs"></ol></em>

          <div id="ucngs"></div>